試談『第一次的親密接觸』現象 

作者:psycho            


  這一篇文章並不是一篇純粹的文評,無寧說是一個文學現象、文學心理的分析,因為學術網路上的連線 story板有如此多的網友強烈地對這一篇小說『第一次的親密接觸』情感涉入,所以我嘗試去理解這樣一個現象的意義。


一、壓力:

  毫無疑問的,當今學術網路上的族群仍然以理工科學生為大宗;在課業的壓力下,每天令人頭痛的微分方程式、流體力學、酸鹼值是一成不變的生命蒼白。人,尤其是年輕人,對蒼白的生命表達無言的抗議,煩悶的課業下唯一能緊緊抓住的,竟然只有『打屁』。


二、打屁:

  什麼是打屁呢?打屁是一種包括了幽默、輕鬆、不必動腦筋等等的殺時間的方法;但是為了幽默,勢必得獨樹一格,真實的讓聽者讀者得到生活上的感動。

  在網路上非常流行的小說『第一次的親密接觸』中,非常深入的描繪出這種在蒼白生命壓力下的『打屁』。男配角阿泰的花花公子哲學並不是一種標新立異的愛情觀,而是呈現一種透過做愛來表達生命蒼白的『苦悶』;換句話說,這只是一種透過男女關係來呈現的打屁哲學,只是呈現在隨隨便便的一夜情而己。

  所以,打屁哲學延申到網路上的talk文化,從男性角度來嘲諷的『恐龍定律』與從女性角度來譏笑的『青蛙定律』,不再是任何知識與意見的投入與表達,只是打屁,因為生命是如此的蒼白。


三、認同:

  除了作者 jht本身的文筆才華之外,得到這麼多網友的認同,想來就是他觸動了網友們一個個承受壓力與期待打屁的心靈。

  jht有一個名句:『也讓我心堬臚@次有pH值小於7的感覺。』,這句話我至少看到三位網友拿來當成他最受感動的名句。這種把枯燥的理工知識,以幽默筆觸轉化成呈現情感的能力,是博得眾網友深深認同的主因。

  同樣的,痞子的簽名檔,特意使用三段論證,一樣是透過成功的筆觸在枯燥數理邏輯知識中填進幽默風趣的文學血肉。

  透過這些把『壓力』的心靈重擔轉化成『打屁』風趣的文學筆法,這篇小說至少在前10篇就得到眾網友的『認同』了。


四、解放:

  但是,人們的心靈是否只能滿足於幽默風趣的打屁?我們發覺,希望自己的生命有意義,這是每個人非常基本的心靈追尋。當打屁文化解決了壓力與衝突,剩下來的是什麼呢?

  jht 透過『帶領讀者進入一個真實的感情故事』來滿足這種打屁後的空虛感。不管我們覺得這個愛情故事是否陳腔濫調,但是它終究是提出一個可行的答案:當一個個被理工蒼白知識壓榨的生命面對打屁的空虛,一個能真正觸動感情的事件難道不會是理想的追尋?

  這令我想到網路上著名作家plover的『往事追憶錄』,他從很簡單的『偷窺慾』情色經驗開始,得到許多網友的認同,然他進一步帶到非常真實的情感交纏世界,結果讀者們完全忘記讀者自己原本的偷窺慾情色立場,完全被plover帶著走向一個深刻的情感交錯世界。

  會不會,我們蒼白生命的解放之源,本來就應該是這種深入的情感分享;只是,由於現實生活的壓力與隨之而來的打屁,掩蓋掉真正的答案;造成我們只有透過 jht這樣的小說,在認同的情況下被帶進了真正的答案,使我們偶然想起:原來我真正渴望的是這種種有意義、有感覺的生命!

 

五、是不是愛情?

  對於這篇小說深切的情感涉入,似乎不是愛情渴求。輕舞飛揚的愛情固然單純而淒美,但是令人感動的是其中的情感交纏,而非一個理想的愛情形像。

  對於痞子蔡來說,與其說他戀愛了,無寧說他是渴望愛情填補生命蒼白;對於輕舞飛揚來說,與其說她戀愛了,不如說她是期待在死亡之前燃燒一段生命。

  例如以電影『鐵達尼號』的流行趨勢而言,它至少呈現以下的愛情心靈渴求:

        第一、我們期待敞開自己與他人分享,但是我們深怕受別人傷害。
        第二、我們期待愛情依附在某個心靈相通的活動,例如以本電影而言,是藝術。
        第三、我們期待先有激烈愛情,然後才有性,這樣才是完美的。

  而對於 jht的小說而言,兩個人之間的戀愛建築在打屁式的戲謔與撒香水的解放,似乎著重的是個人生命解放在情感的飛揚中,而非一種相互交託而造成彼此有責任負擔的愛情關係。

  因此,於本小說描述的愛情,我傾向視為一種『生命的解放』,也就是,輕舞飛揚透過對痞子的愛情來面對最後的死亡,而痞子透過對輕舞飛揚的愛情找到一條生命不再陷溺於打屁空虛的意義。



六、真正的自由:

  我自己是心理系研究生,由於研究的是最基礎的認知心理學,所以跟一般理工科系學生同樣是面對蒼白數理知識的壓力;我現在正處在『無聊的』論文細節打轉奮鬥的煩悶心情中,我也覺得非常需要一種掙扎與解放。

  於是透過 jht『第一次的親密接觸』這樣的小說,連線 story板強烈呈現一種透過文學幽默洗鍊的打屁後,追求一種『有目標、有意義』的心靈解放。這種情緒感染了你我,形成對這篇小說強烈的感動與回應,產生連線討論區中極為罕見的流行熱潮。

  我們是否在完全自由的身體中,卻因為對目前生活的不滿意(例如知識學問的枯燥),而產生一種從壓力中尋求解放的強烈心靈渴求呢?

  是的,也許透過這樣的小說,我們共同參與進一個掙扎解放的集體意識,渴望追求『真正的自由』,這種自由不是意謂掙脫政治干預或極權暴力,而是面對生命蒼白的恐懼與憂鬱。

  透過 jht的文學,直接挑起每一個人的心靈渴求:真正的自由是什麼?輕舞飛揚代表的到底是一個理想愛情?還是一個精神解放的象徵?痞子蔡又代表了我們庸庸碌碌陷溺在蒼白知識中的無奈與打屁?

  能不能有一部新的文學作品來提出另一套解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