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世界的掌控──電影「楚門的世界」

陳盈秀
   得獎記錄
  ★1999土星獎 最佳奇幻電影、最佳劇本
  ★1999英國金像獎 最佳製作設計、最佳原創劇本、導演成就大衛連獎
  ★1999金球獎 最佳電影配樂、最佳男主角(劇情)、最佳男配角(劇情)

  前言

  2012年幾部電視劇和院線片,觀眾嚴重批評是「置入性行銷」。例如:「我可能不會愛妳」男主角李大仁是某航空公司地勤人員,在機場取景,制服、櫃台、飛機...都刻意凸顯出航空公司的商標,女主角程又青飾演一位時髦的都會輕熟女,她的鞋子、包包、風衣....也成了網路秒殺商品。電影「犀利人妻」女主角飾演一位汽車業務員,為客戶介紹車款、性能,上路試車,成為車行最佳代言人,電視劇「螺絲小姐要出嫁」整個片頭都在某家便利超商拍攝.....。

  早在1998年「楚門的世界」這部片子就是「置入性行銷」的最佳高手,「楚門穿的衣著配件」、「楚門開的車子」、「楚門戴的錶」、「楚門看的報紙」、「楚門為老婆買的雜誌」、「楚門每天必經的廣告看板」、「楚門回家看的電視節目」、「楚門好友所帶來的啤酒」、「楚門家的日常用品(洗衣粉、除草機、可可粉)」「楚門決定離家出走時,所選擇的航空公司」.....都在螢幕上被放大,停格,甚至在主角的對話中加強產品的功能與使用心得。「置入性行銷」的產品吸引著大量的觀眾群,更為製作單位帶來龐大的商機與利潤。

  究竟為何「楚門的世界」這麼一部24小時不間斷且實況播出,紀錄一個人生活的電視影集,能夠吸引世界各地大量的觀眾群,成為史上播映最久、最受歡迎的記錄片呢?為何可以延續三十年呢?導演正是利用人們喜歡窺探他人隱私的心態,讓觀眾無法轉台。楚門的生活情感赤裸裸的展現在觀眾面前,他的一舉一動,喜怒哀樂都牽動著全球龐大的觀眾,觀眾「窺探別人的隱私」的快樂,也正是當今社會狗仔隊無所不在的原因,當我們窺探別人的同時,我們的隱私也一點一滴受到威脅。

一、故事大綱

  在一個完美小鎮生活了三十多年的男人楚門,一個偶然的情況下,發現自己原來生活在一個超大的攝影棚中,他身邊的人、妻子、媽媽、最信任的摯友、同事、路人.....全部都是職業演員,而他的一生,其實是一齣一切都安排好的肥皂劇。

  楚門秀的導演,看著楚門出生,看他長大,為他安排人生的所有計畫,處心積慮控制楚門,以持續他的戲劇。面對這種控制不肯放手的愛......楚門會怎麼選擇?是安於現狀繼續在這個他所熟悉的環境生活?或是為了真相,勇敢挑戰未知又充滿危險的現實世界呢?

  二、人物介紹

  楚門:楚門是奧姆尼康電視製作公司收養的一名嬰兒,在一座全世界最大的攝影棚內,有個四水環繞的島嶼,仿造一座完整的都市,5000個無所不在的攝影機,全天候紀錄那孩子的生活,24小時全球電視轉播,從他成長、就學、結婚到工作……歷時長達30年,他的人生是導演手上的劇本。

  克里斯多福:楚門秀的製作人
  艾德哈里斯飾演克里斯多福,楚門秀的製作編劇,可以感覺到他對楚門有一種特殊的感情。他看著楚門出生、看他長大、看他生活,而且一切都由他安排。有一幕,當楚門睡著時,攝影機特寫他的臉部,克里斯多像一位慈父,流露出慈祥的表情,伸出手撫摸螢幕上楚門熟睡的臉龐。

  蘇菲亞:楚門的初戀女友
  楚門年輕的時候深深愛上臨時演員蘇菲亞,在一次約會中,導演發現她試圖給楚門一些暗示,她想告訴楚門「什麼都是虛構的,人人都在演戲」,於是導演編了一段劇情,讓蘇菲亞永遠消失在楚門的世界裡。楚門卻將這段感情深藏內心,在雜誌中尋找記憶中的蘇菲亞的樣子,眼睛、鼻子、嘴巴一張張碎片拼貼出她的容貌。

  美露:楚門的妻子
  製作單位精心設計一個舞會讓楚門與美露相遇,畢竟製作單位無法控制楚門的思緒與想法,楚門在舞會鍾情於蘇菲亞,為了劇情需要,美露是製作單位為楚門安排的妻子,但是婚後楚門依然對蘇菲亞念念不忘,正如同楚門導演說的:「你永遠沒辦法在我的腦中裝攝影機。」

  馬龍:楚門最信任的好朋友
  楚門與馬龍是一起長大的朋友,彼此分享生活中所有的喜怒哀樂,當楚門懷疑周圍的環境時,他跑到馬龍工作的地方告訴他這個秘密。當楚門想離開桃源島前往斐濟時,他都一五一十告訴馬龍,並囑咐馬龍「不可以告訴別人」,可見楚門對馬龍的信任。但是馬龍能如何呢?他不過是一個演員,講稿台詞都被設定好的演員。

  三、故事內容

  ﹝一﹞最大的謊言:攝影棚內的人生

  每天,太陽規律地升起,接著起床上班;楚門每天都會對鄰居說的口頭禪:「為免我們不能再相見,在此先說聲早安、午安,以及晚安」。

  在熟悉的街口碰到朋友,不免俗地打聲招呼, 上班,下班,回家把電視轉到準時播放的新聞,.....每天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複這再平凡不過的生活。

  在這一部「24小時不間斷且實況播出的電視影集」,主角楚門,從呱呱落地開始的三十幾年生活,他居住的理想小鎮-桃源島是個超大的攝影棚,而他的親朋好友和他每天碰到的人全都是職業演員。他生命中的一舉一動,分分秒秒都曝露在隱藏在各處的5000多架攝影機鏡頭前,這個攝影棚中唯一不知道有攝影機存在的人就是楚門。楚門的人生是一齣有劇本的戲碼,楚門的世界就是一座攝影棚.

  ﹝二﹞破綻:

  經過三十幾年後,由於一個天上掉下來的燈具,楚門開始感到有點不對勁,隔天新聞廣播說明「這是從飛機上掉落的」,楚門看著天空不疑有他,卻興起了想旅行的念頭。他的妻子美露不支持他,美露說:「這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年輕小夥子不切實際的夢想,而且旅行要花好多錢,我們有房貸、車貸.....」 朋友馬龍與同事都一再強調桃源島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

  幾天後楚門在街上看見因他溺水而死的「父親」,〈製作組由於一時的疏忽,竟讓在楚門小時候死亡的父親露面,當時「父親」立即被工作人員帶走〉。楚門不斷追問母親關於父親的死亡,因為沒有打撈到屍體,楚門甚至懷疑父親是否真的死亡,他追究父親是否有雙胞胎兄弟,他真實感受到父親活著。製作單位只好編織了一個完美的謊言,讓他們父子相見,螢幕上的楚門悲痛萬分真情流露,守著電視的觀眾也感動落淚,為楚門父子重逢鼓掌叫好,真實與虛假形成強烈的對比與諷刺。 製作單位相當得意這個處理危機的傑作,這意外的橋段也讓電視公司收視率飆高,達到他們滿意的效果。

  此時只有蘇菲亞心疼與不削楚門的真情被製作單位玩弄於指掌之間,有一次的call in 節目裡,她打電話給導演,抗議他不顧人權,控制楚門的人生。

  蘇菲亞是楚門年輕的時候在舞會認識的一個臨時演員,劇情並沒有安排他們相識,但楚們卻深深被蘇菲亞吸引。有次在圖書館巧遇, 楚門約她吃飯,她給了楚門一些善意的暗示,她告訴楚門:「他們不准我和你交談」、「sorry,我不能作主」。出乎製作人的意料之外,蘇菲亞帶著楚門躲過攝影機的監控,兩人手拉手跑到海邊,一個深情的初吻之後,製作單位馬上派人把蘇菲亞架走,臨走前蘇菲亞大喊:「人人都清楚你的一切」、「人人都在假裝」、「什麼都是虛構的,在演戲,人人都在騙你,你要逃出去」。

  製作人將蘇菲亞送走,並因應劇情需要安排了一個妻子美露給他,楚門結婚後依然念念不忘初戀女友,他將美好回憶封鎖在地下室的神祕櫃子,裡面裝著女孩離開時遺留下來的毛衣,以及毛衣上的一枚印著「最後結局是什麼」的別針,一張標示著斐濟的世界地圖,女孩的父親臨走前說了一句話:「我們要去斐濟」,也在楚門心中埋下了他要逃離這堛犖堣l。

  直到有天,楚門開車意外聽到收音機傳來楚門秀製作單位主控室的現場對話,實況轉播他當下開車的路徑與一舉一動,他開始意識到自己生活中諸多異常的現象:包括發現電梯是假的、 太太廣告語氣的對話(製片經費主要來自各樣產品的廣告費)、相同的路人反覆來往在街上行走、以及計程車不斷的兜圈子重複出現、從未見過面的警察竟然喊出他的名字....楚門開始懷疑他所生活的這個世界,包括他妻子、朋友、母親等所有的人都在騙他。 也在一些破綻漸漸展現的時候,蘇菲亞的話再次提醒他,使他不得不開始重新認識自己的生活。

  ﹝三﹞尋找真相的勇氣:我是誰

  楚門決定不惜一切代價逃出桃源島這個充滿謊言的地方,去尋找屬於自己真正的生活和真正愛他的人。他想搭飛機到斐濟,卻一直訂不到機票,搭公車前往芝加哥,公車卻故障無法成行,開車卻處處塞車,甚至路上遇到核電事故引發大火災,斷了去路,導演想盡各種辦法阻止楚門離開。 經過幾次離開桃源島的努力失敗後, 楚門開始懷疑有人跟蹤他,他覺得自己受到操控,他情緒激動瘋狂逼問妻子,甚至差點誤傷妻子,妻子受到極大的驚恐,歇斯底里對著攝影機大吼求救,直到馬龍出現安撫了楚門。

  妻子離開楚門後,楚門又回到正常的生活,固定時間出門和鄰居打招呼,他說:「為免我們不能再相見,在此先說聲早安、午安,以及晚安」。路上遇到相同的人,說著相同的台詞,準時上下班。製作單位也以為一切都回到正常的軌道,正想為楚門安排第二段戀情,以增加戲劇的可看性。這時楚門卻在一個夜晚偷偷離開,導演出動所有演員,地毯式的搜索了整個攝影棚,怎麼也尋不著楚門的身影,最後來到碼頭,小鎮唯一的對外出口,這是導演認為楚門最不可能靠近的地方。

  小時候楚門與父親一起搭船出海,父親卻為了搭救楚門,掉落海底身亡,這陰影多年來像個牢籠控制著楚門,他不敢靠近海,不敢搭船,走進橋邊就雙腿發軟。這是導演設計的一段劇情,阻止楚門離開桃源島。

  這時攝影機搜索整個海面,在鏡頭前看到了坐在船上的楚門。楚門終於克服心中的恐懼,決定從海上離開,嘗試逃出這個世界,楚門拿著蘇菲亞的相片出航,要去斐濟,只為再見這個女孩,這輩子唯一和他說實話的人。

  ﹝四﹞看不見的手:你是誰

  當導演在攝影鏡頭中發現楚門駕著小船毅然決定離開時,他盡一切努力阻止他離開,興起大風浪試圖嚇阻楚門讓他掉頭回家。此刻楚門離開的意志更加堅定,導演命令再加大海上的風浪,狠狠將楚門吹落海裡。當一旁工作人員阻止時,導演只是冷冷的回了一句:「全世界的人都看著他出生」,仍然繼續加大風力強度, 甚至不惜殺死他,讓人不禁懷疑,他到底是將楚門當成一個人,或只是一個可以隨時毀滅的作品呢?

  影片最後,楚門的船在海上撞壁,楚門絕望地發現他面前的大海和天空竟然也是這個巨大攝影棚的一部分,他依然奮不顧身的不斷往牆壁上敲打尋求出路,這時所有配樂都停止,那充滿力道的敲打,深深敲打在我的內心,感受到楚門徹底的絕望。楚門沿著攝影棚的牆壁,走上一道樓梯,看見一扇標示著「出口」的門。

  這時克里斯多福發出聲音:「楚門」,楚門抬頭仰望天空問著:「你是誰」、「我是誰」,他告訴楚門:「你如今已經是世界上最受歡迎的明星,我是創造你的人。」

  他說:「外面的世界跟我給你的世界一樣的虛假,有一樣的謊言,一樣的欺詐。但在我的世界你什麼也不用怕,我比你更清楚你自己。我看了你的一生,你出生時,我在看著你。你學走路時,我在看著你。你入學,我在看著你。還有你掉第一顆牙齒哪一幕。」克里斯多福央求他留下來,仍然處心積慮想控制楚門,這棵維持了三十年的搖錢樹,這種控制不肯放手的愛,卻是讓人不敢恭維。

  楚門轉身對導演說了一句他每天都會對鄰居說的口頭禪:「為免我們不能再相見,在此先道早安、午安,以及晚安。」

  同樣的一句話、同樣的笑容,最後他對著螢幕一鞠躬,同樣的動作,卻暗示著楚門秀的結束,楚門推開門走進真實的世界,也走向他全新的人生。

  四.心得分享

  謊言VS真相

  隨著媒體進入人的生活,「電視」、「電影」、「電腦」、「廣播」都變成了廣告主及廣告商所覬覦的對象, 連印象中足以信賴的新聞媒體,也參雜著許多形形色色的廣告與不實的報導。我們都習慣這樣的生活環境,不知不覺中這些媒體、廣告掌控我們的許多選擇,從日常生活中的食衣住行這些有型的消費行為,到無形的價值觀。

  媒體快速傳播的時代,我們是否能區分現實生活中的謊言和真相呢?

  認命VS挑戰

  楚門生活的世界看起來是祥和安定的,對於許多人來說,再沒有比這更好的生活了,但楚門有一顆冒險的心,一直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對於週遭的異常,他開始感到質疑,這種質疑讓他的心中產生了一種困惑,他想找出路,想找真相,想找自己。他決定挑戰,挑戰他內在最深沉最懼怕的恐懼。

  我們每個人是否也像楚門一樣,所謂生活與命運都是事先安排好的劇本, 而在天空的某處正有許觀眾欣賞我們的演出。

  面對困難時, 我們選擇挑戰還是認命呢?

  掌控VS放手

  克里斯多福掌控著整部「楚門秀」電視劇。

  克里斯多福掌控著楚門, 他以公司的名義收養了楚門,並看著他成長設計規畫他的人生。刻意為他設下了許多障礙,例如:妻子不斷撥他冷水,告訴他「外出需要預備很多很多錢」,朋友同事不斷告訴他「桃源島票選為最棒的居住地」,例如:製作單位安排父親膩水而死,他因著父親的死亡產生的懼水症,成為他探險上的阻礙,無法離開小島,保障戲劇的持續演出。

  克里斯多福掌控所有演員與工作團隊,他們有固定的角色、既定的台詞,沒有個人的情感與意見。他們的薪水來自廣告費,電視收視率。

  克里斯多福也掌控所有觀眾,他們的心情隨著劇情而起落,購買大量置入型行銷的廣告商品與「楚門秀」的周邊商品。 楚門秀無疑帶給觀眾偷窺的快感,在無數雙眼睛的注視下,楚門生活中的巨細靡遺都被五千部攝影機觀察的清清楚楚。但觀眾們也和他一起成長,陪著他冒險,陪著他共渡難關,陪著他落淚,楚門如同是他們心愛的朋友,這也就是為什麼當他要跨出那扇門,電視節目要Ending的時候,觀眾們因為楚們得到自由,而爆出熱烈的喝采,一種真實的情感表露。

  楚門深深一鞠躬,是個漂亮的謝幕。他說:「你永遠沒辦法在我的腦中裝攝影機。」

  什麼是愛?以愛為名的掌控或是放手?

  五.提問與討論

  Q1.媒體快速傳播的時代,你的消費行為或價值觀是否受到廣告的影響?在3C的虛擬社會裡,你是否能區分現實生活中的謊言和真相呢?
  Q2.你覺得為何這一齣24小時紀錄一個人生活的連續劇,可以延續演出三十年?在這部電影裡,哪一個角色或哪一個片段最讓你感動?
  Q3.故事中除了楚門每個人都知道真相,卻只有蘇菲亞試圖揭露真相,你認為可能原因是什麼?如果你是蘇菲亞(或美露或馬龍)你會選擇揭露或隱藏真相?
  Q4.故事中導演一手創造楚門,控制楚門,甚至毀滅也要阻止他逃離,你覺得可能原因是什麼?你能承受這一種的掌控嗎?在現實生活中,你也是一個以愛為名不願放手的父母嗎?
  Q5.你覺得我們的人生掌控在我們手中嗎?面對困境可以挑戰:或者你相信冥冥之中,生死際遇是一齣早就安排好的戲碼,面對困境只能認命?
  Q6.如果你是楚門,你會怎麼選擇?安於現狀繼續在這個你所熟悉的環境生活?還是勇敢的走向未知又充滿危險的世界?
  Q7.在你的成長過程中,內心深處是否也存在著一個極深的恐懼,你克服了嗎?

  

延伸閱讀【後現代的虛擬與真實

【回議題電影之「趨勢文化與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