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生命永琲熄爣K ── 虛擬的舒伯特 D.951 故事

 
 

作者:蘇友瑞                   



 ── 面對舒伯特最晚期的傑作之一 D.951,那種天堂式的純淨,我只能用虛構的故事棧描述心底的深刻感動..........

  最近我一直想到 Schubert,想到又矮又醜的Schubert兄,周旋在沙龍之間;不起眼的外表加上凌亂的衣著,高雅大方的貴婦經過了無不掩鼻。

  他並非不知身遭那種自然的排斥,他只是不去理會。想到偉大的貝多芬前輩不斷的在受不了別人的眼光下以無情的壞脾氣反擊,難道,不合世俗 → 受排斥 → 自卑自憐 → 自傲自負 → 瘋狂暴虐..........竟會是藝術家掙脫不去的宿命?

  那一天,他渾身發著霉味坐在一旁的茶几構思一瞬靈感。

  一個珠光耀眼的貴婦走來,惡毒的眼光向上帝咀咒自己遭受的不公義;她活在沒有希望的婚姻偏又不能自拔 ── 父親為了債務,不得以把這位迷倒眾生的小公主嫁給一個衰老多病卻有錢有勢的老公爵。這個有骨無肉的身驅甚至在結婚前幾天就毫無生氣,偏偏殘留的生命如此堅強至今不死!不死,這婚姻的枷鎖就不能除去。

  為什麼?為什麼我的命運如此?不只一次,她從極端的絕望中向上天狂喊...........。

  今天她照舊興起這樣的一個念頭:想找個花花公子,誘惑他,然後不給他任何機會親近,讓他急個半死!「呵呵呵呵呵........」。這時的她有如嗜血的豺狼,要對自己的命運展開激烈的報復。

  這時,她剛好走到他的身邊。聞到那股霉味幾乎讓她昏倒 ──「喔!不,不!我受不了,怎麼會有這種人?..... 」

  突然耳朵一緊,一個沙啞的聲音哼著一段旋律 ── 這是什麼旋律?竟然如此芬芳?

  幸好從小音樂訓練下看得懂手抄譜,她的眼光在那份凌亂的手稿中逡尋。這時在她腦中泛響的是舒伯特D.951四手聯彈如純樸天堂般的主旋律,令她想到了快樂的童年和熱情的少年 ── 那是她曾經擁有的天真與純樸。「我以為我再也不可能回到我的青春、我的天真、我的純樸了....。」,她的淚水再也忍不住的地滾了下來..........

  「唉呀!這位小姐,妳把我的樂譜搞髒了!!」
  「對不起........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 只是這段音樂實在太令人感動了,我可以坐在這裡看你完成它嗎?」

  他受到一個大震憾 ──「天!!從來沒有人說過我的作品感人,她怎麼這麼能理解?她是誰?她為什麼這麼了解我的音樂?」

  「我這作品寫不下去了,妳看,這段主題之後,我再也不知道如何發展下去了....... 」
  「那我們去院子走走再回來寫吧!靈感這種東西有時候可以在無關的時候抓到的....... 」她微笑著說這段話。真奇怪,以前這段話都是用來對付那些自命為花花大少的笨公子。

  「好吧!不過我想先彈一下這部份,看看效果如何?」
  本來是要彈D.951第一主題試作部份的,不知為何,他突然想彈另一首 ── 於是酒吧的破鋼琴,傳出他D 946的第二曲,最美妙的音符混雜著酒吧的聲色,純淨的旋律閃耀在時空蒼穹。她忍不住地又是淚流滿面.........

  「妳.... 妳又怎麼了?」
  「對..... 對不起,我實在太感動了;這些音樂都是我以前曾經擁有過的,我以為永遠失去了,沒想到.... 沒想到又拿回來了.......... 」

  她倒在他的懷裡痛哭失聲........
  他溫柔的安慰她,叫她什麼話都要說出來,不要放在心裡,他會仔細聽......我們都知道舒伯特是一個不會講話的人,他會很專心的傾聽,他不評價,他接受........

  聽完了她的故事,他不能抑制地頻頻嘆息,他說:「我一定要把這首音樂寫完,我不會講話,我的音樂就是無盡地傾訴。」

  她一時衝動,不顧他全身污穢弄髒了她高貴的外衣,她緊緊地擁抱著他,對著他的嘴唇吻了下去............
  「我這種人也會有這樣一個美麗的貴婦人對我垂青,她是在戲弄我嗎?」他猶疑著。

  「什麼都沒說,我今天終於找到我自己了,我要好好聽聽我心裡的聲音:我愛你,我愛你!........ 」

  .................................
  .................................
  .................................

  他與她幽會了許多天時日。有一天,她下定決心要與他私奔,要他務必等待著。

  他等了三天,卻完全不見她的蹤影。這三天他不吃不喝,茫然的眼神拼命看著窗外。

  突然,她進來了!!好高興的他,趕快跑去抱住她,卻抱了一空!

  她還在原地,這時他才發現她的身體變的朦朦朧朧,不像是真實的。她想開口了......卻倏地消失。

  他掙扎起瘦弱的身驅,走了五十哩路,直到看見她家 ── 果然,一片火災後的斷井殘垣。

  他無語,搖搖晃晃拖著腳步回家。

  在他單純信仰的腦袋中,響起了激烈的爭戰;他忍不住喊道:
  『 我空手出生,也要空手回去:上帝賞賜的,上帝又收回;上帝的名應當受稱頌!』

  他運筆如飛,寫完了 D.951這首作品。嚮往天堂純淨無比如赤子之心般的第一主題,是他初遇她時寫的。對永琚B無常的神秘最高禮敬式的第二主題,終於創造出來了;這樣永琣a安慰心靈的旋律,他再也寫不出來了。

  為了這次的絕食與奔波,把身體搞壞了。撐了三個月後,贏弱的身體終於在上帝的厚愛中被接引了

  他試圖珍藏著這份他對永琲熔`刻感動,但上帝不允許。他把琴譜吩咐好友埋在他的墓碑旁,好友卻私下留著,只埋了一份空白譜紙。

  過了80多年,終於這首作品復活了。

  D.951四手聯彈,再也沒有一首曲子能讓人如此感動到生命存在的永睇P奧秘。

(本故事純屬虛構。)

(END)
 

[回企畫首頁]